当一个演员一个戏子,把从表现到表达,转化成感受的时候,这个行业就变得舒适而不疲倦了,我觉得这也是我唯一能把这个行业干长的可能性

洋墩乡
泾干